道于浩然起 第二卷——京都盛宴 第六十六章 宏观(1/3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南国柳州,一袭素衣的步庄必与拓跋晓夏如一对平凡的夫妻般,散步在柳州的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曾经的左家住宅,早已经在几十年就付之一炬,取而代之是一个马场,属于京都林家的产业,只是林家搬迁京都许久,早就不再关注这个马场。当初建立这个马场也是因为求个心安,寓意为马踏平川,永无抬头之日。

    步庄必年纪比步幽空大上许远,在他懂事的时候,母亲还未出事。他有幸与母亲来过一次柳州左家,所以对这里还有一丝印象。

    事情过去那么多年,他现在谈不上多恨父亲,同为帝皇,他知道父亲有他的想法,但理解不代表认同和支持。

    在上一代中,许多人都曾觉得左家是一个知道分寸的家族,在左映晓展现帝后之能时,即使左映晓不做什么,当时的左家至少也能挺进京都。但是左家没有,他们虽然也在发展,但一直坚守在柳州地界,在成为柳州大族后,便逐渐稳定了发展势头,在一般帝王眼里,这般没有野心的家族应该是极为赞赏的,可是这是在南国,何来一般的帝王。

    步念海需要的是一个身负大气运的超级旺族,而不是一个身具气运,却止步不前的大族,原本来说左家是个极好的家族,甚至只要左家知道取舍,他们在计划中都可以不费一兵一族,只是奉献全族气运而已,这样一来不过是衰落百年,至少家族根基还在,南国也不会亏待他们,他们依旧会逐渐恢复,可是他们却甘心止步。

    他们以为只要左家不过分,就是在保护左映晓,同时也能让他们左家逐步发展,而不是成为暴发户,殊不知时不待人。,有时候,不贪反而不美,就好像有了天时地利却独独失去了人和。

    帝王心思也不会去告诉任何人,就连左映晓身死,步念海都没有与她说过,只是她那么聪明,应该是猜到了什么。后来的步庄必倒是知道,至于步幽空则只知道一半。

    京都某些大族能够发展迅速,甚至犯了许多大错也没有被皇室清算,自然都是因为皇室一直在布局而已。

    像那公孙家,志向远大,所谋不凡。试图与黄家并肩而立,甚至取而代之,可为何黄家对他们一直无所作为?难不成是黄家那群武夫没有脑子还是没有脾气?自然都不是,而是自始至终,他们都没把公孙家当过对手。

    笑话,就凭你公孙家那四位武尊,或者说就凭你公孙家那自以为是,能够突破到那层境界,修炼转生的老祖?

    这也就是真正的魔界大门未开,不然我黄家的老古董跳出来,看看你们谁还敢有勇气说与我们并立,至于皇室步家,等到了一定的高度,自然瞧的见天外都有什么人,将来南国指不定就能看见剑从天落护人间的壮举。

    在步庄必游历柳州之时,陈瑾儿和蒋云长也恰巧到了柳州。

    与往常一样,等过目了当地皆容的账本后,蒋云长便会带着陈瑾儿游览市井之中。一是亲眼去看看当地的发展和盛行商贸类别,二是体悟当地的民风民情,了解当地人的生活习惯,消费水平。

    要知道皆容虽然是以典当物品为主,但投资却是他们最大的财政来源,所以了解生活便是做他们这一行最重要的一点。本就从市井成长,又气运如鸿,恰巧有机会进入皆容的陈谨儿便如同那鱼入深水,肆无忌游。

    蒋云长作为早年的江湖人士,曾游历过多国山水,与步幽空两人游历那几年便走过数个不同层次的江湖,其社会经验也是丰富无比,所以由他来做陈谨儿的临时导师,最为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在未来柳州之前,蒋云长便通过皆容的关系,找来了许多山水野史,其中记载很多南国的故事,至于几分真几分假,就要凭借看书人的本事,自己去取舍,然后汇总。

    显然,柳州左家这样的故事,自然会被拿出来仔细品尝,蒋云长与陈谨儿游览过左家旧址后,在离马场不是特别远的一条小街里,找了一家混沌摊,据说是家百年老字号,许多老人都愿意到这里来吃碗混沌,顺便听听那些老故事。当然所混沌可口,还不如说摊主的故事极多,来吃混沌的人故事更多,而且大多是老故事。

    因为摊上桌位不多的原因,所以蒋云长与陈谨儿只好与一对夫妇拼桌。

    起初蒋云长并没有多上心,但是最后越发比较,才震撼无比,如果没有猜错,对方就是前段时间离京的南国圣皇。起初蒋云也以为是错觉,毕竟能和步幽空有些相似的人,也不足奇怪,但再加上那位还留有些许蛮原气息的女子,蒋云长就肯定了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因为知道自己修为不高,所以蒋云长放弃了神识传音陈瑾儿的想法,如果对方正是那位的ha话,自己的做法容易画蛇添足。

    当然那也是因为陈谨儿与夫妇很投缘,聊得很来,蒋云长便没有提醒。

    一是因为陈谨儿乖巧懂事,二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